容忍的結果

特惠價心得 – 【TANITA】三合一 魔幻水滴體脂計UM050 精選開箱 – Philosophy 歡慶希望保濕霜(15ml)-限量版 本月獨享 – 五日童顏針型精華霜 1.5mL
特惠價分享 – 【麥雪爾】圓點剪接雪紡荷葉短裙 獨家款話題 – 【MINI菟絲花】韓版蕾絲打底雪紡衫娃娃領鬆緊袖寬鬆長袖上衣(共三色)→現貨+預購 淨化面膜 (適合油性膚質) – 最新潮流

應聘到一傢公司上班,吃住隻有自己一人,吃飯也就將就將就。

吃包子,是最直接的辦法,省事,更省錢。

坐進簡陋、狹小的店內,老板娘端上瞭我要的三個包子和兩個饅頭。

盛包子饅頭的容器,是一隻不銹鋼小圓盤。

筷子,插在筷籠裡,不是一次性的,得自己拿。

由於附近賣包子獨此一傢,又由於價格低得與現在市道不相稱,所以生意非常好,幾乎讓老板娘停不下手。

大多數來買的人,是打工族。他們買完瞭,頭也不回地走掉瞭。

很少有人像我這樣,還坐下來。

這倒遂瞭我的心,要是有三四個人同時坐下,還真的嫌擠。

如果吃個包子還站著,這,不是費力又別扭嗎?

半個月吃下來,覺得味道還行,也漸漸習慣起來。

隻是盛包子的不銹鋼小圓盤,在不知不覺中,換成瞭一次性的白色塑料袋,又薄又小。

我想問,老板娘卻搶著解釋瞭:“天冷,手下水吃不消!”

有道理!十指連心哪!

可又一想,覺得疑問:每天大量包菜包的青菜、韮菜,是如何洗的呢?

不好問,也不敢問,怕觸楣頭。

又是半個月用下來,感覺塑料袋太小,太不方便,用筷一夾最外面的包子,裡面的,也會趁勢滾落出來,停在桌子上。

這張桌子,臟的,讓我直皺眉頭,感覺它從來就沒有抹過,上面的灰塵,水跡,還有油跡,應有盡有。而且,污漬由於長期沒被清理幹凈,表面都結成瞭詬。

我相信,老板娘肯定很少去抹的。

即使抹,你看抹佈多日不洗、臟的情形,還不如不抹。

有時,連老板娘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:“太忙!隻能簡單一點。”

簡單一點,意思很明白,愛弄就弄,不弄,也沒什麼大不瞭的。不是有句話,叫“污糟污糟,吃瞭長膘。”

原本這是一傢小本經營店,就這狀態,要不是有袋子隔著,我是斷不能坐下來的。現在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瞭。

可是,自從換成塑料袋、我的包子時不時地從裡面出來,我的關註度就變得高瞭許多。

我想跟老板娘提出,換成大號塑料袋,可是一想,人傢拿小的,肯定是從成本考慮,這樣,可以節省一點。

“是說,還是不說?”我糾結瞭好多次。

每當我準備張嘴時,都能看到老板娘忙得不亦樂乎的背影,於是心一下子就軟瞭下來:“算瞭,等以後找機會再說!夾包子時,多加註意也就是瞭。”

可是,再怎麼註意,也有多次失手的時候,也有包子滾落到桌子上的時候。

每當這時,我就會立即向老板娘望去,想讓她在下一次給換上大一些的袋子。

眼光落在她忙碌背影的一剎那,我心軟瞭,放棄瞭要求:她如此的忙,幾乎所有在等買包子的客人,她都是一口答應“馬上來,立即辦”,可是嘴上答應,就是不去做。而且,要命的是,她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,加上睡眠不足,還丟三忘四。明明客人給瞭錢,她卻要問一下客人,弄得客人滿臉通紅。這是做買賣的大忌,我想,要是還有第二傢,這樣的客人肯定不會再來的。

如果在她忙的時候講事情、提要求,我想,極有可能等於沒講,她不一定將此事放在心上的。

直到後來,又出現瞭一次滾落情況。

我忍無可忍,張口就喊老板娘,要求換一個大一點的袋子。

誰知,喊的不是時候,因為她正因爐子出瞭狀況、打不著火,與正在包包子的丈夫拌嘴呢。

此時她的聲音,比我的聲音要高上許多,如果不註意聽,還真的被蓋過瞭。

隻是她丈夫聽到瞭什麼,稍微回瞭一下頭,然後就集中精力,扯大嗓門,與她吵開瞭。

我不想湊這個熱鬧,要是此時提要求,不是找沖嗎?人傢火還沒處發,你來正好,充當出氣筒,當個冤大頭,劃不來啊。

隻好加緊將自己的包子吃完,丟下小錢,逃開瞭。

後來,終於等到瞭一個客人都沒有的機會。

那時外面在下雨,沒什麼客人。

在老板娘給我拿來包子的時候,我終於鼓足勇氣,輕輕說瞭一聲:“最好能換成大一點的袋子。”

“是隨便扯的!”老板娘臉露歉意地說。

我頓時感到如釋重負般地舒心,同時也放心瞭:至少,老板娘是聽進去瞭,也是願意改進的。至於前面沒有註意到客人感受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可是到瞭第二天,當包子上來時,我一看,傻瞭:還是原來的狀況。

“難道是老板娘忙忘瞭?”我皺瞭一下眉頭,也沒多計較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情況依然沒變。

這讓我大為不滿起來,我總想找個茬,好與老板娘理論理論。

機會終於來瞭。

那天早上,當我坐進店裡時,也許是那天起得比平時早,睡眼朦朧,大腦還沒醒,沒有看清小袋子裡要夾的是什麼,就感覺東西滾落出來。

不好!包子一直滾到有水的地方。

天知道那是些什麼水?

於是,我大叫起來。

可是,老板娘笑著說:“剛才那裡放蒸籠屜的,水是蒸籠屜淌出的。”

說完,趕緊操起抹佈,隨便抹瞭一下,算是回應。

她不抹還好,一抹,大半個桌子立刻變成瞭大花臉,連抹佈上原有夾裹著的小臟物,也都抹瞭出來,讓人看瞭,直犯惡心。

“你?就不能……”我想說些什麼,但不知道是先說抹佈要搓幹凈好,還是該說袋子要換大的好。

老板娘用眼看著我,等我說下去。

“包子都滾出來瞭,弄到桌子上太臟!”我有點氣急敗壞,“講點衛生好不好?”

老板娘好像沒明白我要說的意思:“抹都抹瞭。”

那口氣、那意思,她該做的,都做瞭,你不能要求太多、太過份吧。

我還想說什麼,可還沒等開口,就有客人喊著要買包子。

老板娘就勢出去瞭。

我咂瞭一下嘴,無可奈何地搖瞭搖頭:“如果有第二傢,比這裡好,我也不會再進這傢店的!”

話隻能說在心裡,因為此地真的沒有第二傢。要是把店傢得罪瞭,今後吃飯,麻煩就大瞭。

“想要價廉,又要服務好,也確實不容易啊!”我苦笑一下,在心裡發發牢騷,“都說店大欺客,店小,獨傢經營,也照樣欺客啊!”

“忍,得忍!錢,在這裡,不是萬能,不是有錢就可以想要求什麼,就能有什麼的。”出瞭店門,我隻能告誡自己,“再說,我是來打工的,不是來享受的!打工,隻能是掙錢、受罪。”

就這樣,一來二去,一年過去瞭。

盡管內心有很多不滿,隻得忍。

這一年,我不知道有多少隻包子滾落在瞭桌子上。

要說,我是人,一個普普通通的人,既然是人,忍耐就一定會有極限。一旦超過極限,就會不由自主地爆發。

終於有一天,我爆發瞭。

當然,不是屬於火山那樣山蹦地裂,而是和聲細雨、蜻蜓點水的那種。

老板娘先是愣瞭一下,然後,眨瞭眨眼,一臉不解:“吃瞭那麼長時間,還是第一次聽你這樣說!

“媽呀!”我暗自叫苦不迭,這讓我跟誰去辯解。

“我們店小,又太忙,顧不過來,你就將就將就吧!”老板娘開始細雨柔聲,飽含無奈地說。

”我隻希望將小袋子換成大一點的,沒別的意思!“我忙解釋

“前面,你不是還吃得好好的嗎?”老板娘繼續她的理解,“都那麼長時間下來瞭,我想,也該習慣瞭吧?”

“這……”天哪,噎得我說不上話瞭。

“你不是有大袋子嗎?”我變得嘟囔起來。

“別人同樣也是來買東西,都是用小袋子裝的,我從來就沒聽人傢有此想法呀!”老板娘笑著說,“有一次,我還好心,給人傢拿瞭一個大袋,結果,惹得客人老不高興啊。”

“是真的,還是假的?”盡管這樣問,但我心裡知道,老板娘是在編故事,是在堵我的嘴。是想說,大傢都是如此,就沒像我這樣的。

此時,我感覺到自己已經滿臉通紅。

仿佛,做錯事的人,是我。

“我說句心裡話,你別往心裡去……你這個人,與別人不太相同,什麼都好……好像……好像……有點哪個……”老板娘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好像,她並不是有意而為之,而是事實確實如此。

“哪個?是什麼?”我睜大眼睛,急切地問。

我很希望知道別人對我的看法。

老板娘還在吞吞吐吐:“好像……好像……有點好像……叫真……”

“我?有嗎?”我心裡一陣慌亂,大腦快速檢查起自己的做法來,力圖要找出老板娘說的那種情況。

想,使勁想,但真的就沒有想出來究竟在哪出現過。

此時,我的心裡,早已成瞭被打過霜的茄子,軟瞭,蔫瞭。

“別往心裡去啊!”老板娘安慰起我來,“隻是說說而已!不是熟人,我還真的不會這麼說的!”

我真的不知道是該說感激的話,還是該說歉意的話。

反正幾個回合下來,我感覺,自己是敗下陣來瞭。

而且,是徹徹底底地敗下陣來。

之後,我在想,這,也許就是容忍的結果吧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